從蔡英文不是男人事件看女性主管在職場的困境

女性在職場、創業過程中的性別歧視從來沒少過,女性天生在職場就是要比男人付出10倍的努力,才有可能獲得一樣的待遇。

許多男人不知道,他們在現在的位子上,單純只是因為屁股坐久了,加上他的老闆剛好性別歧視,所以他繼續坐在那裡—卻無知地以為是自己能力所得,就好像有書讀得還不錯的「金孫」覺得走到今天都是自己好棒棒有才華可以當總統,或者是連連連連三代還是連不上總統可是可以一天沒打過工就到處當董事長⋯。不勝枚舉。

曾經我一天花16小時工作,2年時間博得一屋子男性高管裡的一席之地(藍鵝我可沒打算持續45年????),而那屋子裡的男人,僅僅因為兄弟情誼,輕易獲得任何我需要花上數個月甚至數年努力去證明自己才可得的東西。

我太感同身受,帶著男性下屬與陌生廠商開會,對方一屁股坐下兩眼只看著我的下屬開場的那種畫面—直到發現他是部員我才是主子的那種尷尬。

這場景每日都在世界各地發生。這些沙文主義者,不見得是上一個世代的年長者,他可能是你我身邊的年輕男性。
很多時候對他們來說,歧視是不自覺的,他們淺意識地不假思索的這樣做,儘管事後可能對於自己的窘境深表歉意。

台灣普遍的家族式企業,更滋長了父權/君長文化的氾濫。我想我有女性的二代接班同學有很深的體悟。
在這樣的氛圍裡,妳越發地優秀,卻越發帶給男性深深的威脅感,因而更加孤立無援。

我想男女在職場上要真正同工同酬,30年後再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