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有同行驚訝地問我:「你的公寓租金會不會太便宜了?是在促銷還是有什麼特別原因?」

我認真的想,原因只有一個。
我從一個人改造房子到創立品牌公寓,單純的是想改變台灣的租房生態,讓年輕人可以用合理的價格租到有品質的房子,這個初衷到現在一直沒變。

所以我也不斷地提醒我的學員,我們賺取反映成本的合理報酬,但是不要以推高租金為出發點去做這件事。

心態,會反映在做事情的成果。
現在多拿的,將來會以某種形式還回去。
這是我的信仰。

這也順便回答了許多人問的另一個問題:「自己做得好好的,你為什麼要一直開課,教出那麼多競爭對手?」

市場本來就需要被破壞,才能有建設。
對於一個需要全面改革的舊市場,總是需要進行一定程度的破壞;破壞的過程中,會打破現有既得利益的結構,才能有所創新。

所以我不怕破壞,也不怕被同行視為眼中釘。
因為眼睛裡,有直直看去的方向。

舊屋改造市場,量體不是幾十間幾百間,是百萬等級。
我什麼都不教,一輩子也做不到改變租房生態這件事,因為一個人、一間公司、一百人都做不完。

我用二年的時間,教出200多位職業包租人士。
裡面有很多人,已經長成比我還大得多的企業。
也經歷了同行的惡意抹黑攻擊。

我依然不會認為,這樣有什麼不好。
良性的競爭,才能造就成熟健康的市場。
我深信專心做好自己喜愛的事、精進自己的技能,不靠結盟、不靠拉黨、不喜社交、不講幹話、不趨炎附勢,也能做好創業這件事。

我很自豪僅用了二年多的時間,用自己的方式,改變了台灣的租房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