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思堂:在辭掉工作之前,你需要⋯

有些人知道我2005年就去了深圳,更多人知道我2012去上海之後的故事。但鮮少人知道,我的第一份工作只有人民幣2500元,在深圳住過一段時間的「城中村」,也就是人稱的農民房、貧民窟⋯

—–

我的第一份工作只有人民幣2500元。
你沒有看錯,即使在2005年,這仍然是一份非常低薪的工作,這是一段我不想寫在履歷上的經歷。

第一次進入職場的我什麼都不會,只是聽說中國有很多機會,完全沒有準備就去了,結果連怎麼挑選合適的面試服裝都不會。老闆錄用我,只是因為我是台大畢業;而我接受,是因為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跳板,我期待自己的收入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大幅提升。

所以我只能住農民房,和其他勞工一起合租。
什麼是農民房?40年前深圳從原本的漁港、農村突然快速城市化過程中,為了因應大量移工居住需求臨時蓋的集合式公寓,4~9層樓,沒有電梯。多半由農民自主興建然後分租,所以品質粗糙,更休想有什麼設計,密集程度堪比香港。

棟與棟之間,只隔著防火巷的寬度,躺在陰暗的

房間裡,我可以清楚聽見四面八方傳來隔壁棟鄰居各式口音的對話,如果是粵語,我經常無法分辨是對話還是吵架。

這樣的城中村,是深圳外來移工主要居住的聚落,少部分是白領,但收入多在5000人民幣以下,龍蛇雜處,是城市裡的治安死角。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住在沒有電梯的6樓,每天從防火巷進去,兩側的一樓商舖,多是掛羊頭賣狗肉的「按摩店」,我總是不敢直視的快速通過。

沒有洗衣機,有一次在一個艷陽天蹲在陽台手洗衣服,轉身崩潰發現被反鎖在落地窗外,花了一小時暴力扯開窗戶才脫困。

每天我望著大馬路對面的新式電梯大樓,暗暗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很快搬到那裡去。

—–

願望沒有這麼快實現。

第二份工作我來到郊區的一家台資電子廠,我太嫩,根本算不上「台幹」,事實上從我進去到離職都沒見過大老闆一面。

我被分配和其他中國籍員工住在一間有六張床位的宿舍,我所有的家當,散落在我唯一擁有隱私的下舖床位周圍。

晚上我聽得見隔壁床聊天的聲音,大部分的員工,都和家人分開,老公老婆各自分開在不同城市工作、小孩在老家給阿公阿嬤帶,他們一年當中僅有1~2次的團聚機會,一次是過年,一次是十一,旅費太貴,路途太遙遠,禁不起經常折騰。

早上隨著廠裏的晨間鈴聲起床,非常規律地到晨間食堂吃早餐,那裏供應著毫無變化的饅頭,和一些小菜,有時是粥。

依然沒有洗衣機。

我常常覺得其他台幹在笑我,一個小女孩這麼傻,跑到這種地方當兵。我還清楚記得,搬進宿舍的第一天,老台幹看著我提著非常接地氣的紅白藍三色編織搬家大袋,忍不住大笑,是一種輕蔑的笑:「你們看她,跟人家用那種袋子欸,哈哈哈哈。」

我來當兵,是因為這份工作薪水1萬人民幣,包吃包住。

—–

離開了工廠的工作,總算讓我可以住在有電梯的房子裡,卻沒能離開郊區。我懷念城市裡的生活,即使住在農民房,但那依然是城市。
所以我開始成為「週末城市女孩」。

郊區在深圳當時叫做「關外」,進出市區要過關

口查驗身分。最期待的就是週五下班,我會立馬叫車飛奔「入關」,在市區裡用力的玩樂消費,來補償自己被困在沙漠裡的荒蕪感,所以也沒存下什麼錢。

這份工作持續到離開深圳最後的日子,薪水來到人民幣1.5萬,老闆對我很好,最後卻也沒能留下我。

老闆問我為什麼不快樂?
「我覺得自己被困在一個文化沙漠」,他困惑地皺了皺眉。

—–

2009回到台灣,角逐一份薪水只有3萬多卻有15位競爭者的工作,我遇到的第一個面試問題是:「之前薪水有7萬台幣,為什麼要放棄來這裡?」

在城中村和工廠裡的那段時光,物質上非常困頓,心靈上卻明亮透徹。因為沒有錢享樂,讓自己分心,因為目標很清晰。

而當收入提高到有能力小確幸的時候,我卻開始意識到精神層面的匱乏。

所以選擇離開,我感覺到我必須離開。

這份薪水3萬多的工作,與文化、設計、美學相

關,正好彌補了我在文化沙漠裡那段時間的荒蕪感,是我渴望已久的工作環境。

這份令人興奮的工作,持續到2012年,直到我再度決定出走海外,選擇了上海。

接下來就是大家知道的故事了,我成為一間800人企業的營運長,又在2016年放棄高薪回台創業。

—–

在我真正進入職場工作的11年裡,我換了7份工作、7種行業跑道,沒有兩份工作是相同產業、相同職稱。最久的工作4年,而大部分都維持不到1年。

這樣的履歷,看在許多人資的眼裏,想必會被歸類為「沒有定性」、「沒有一技之長」,是超級扣分的人選。

而這些看似彼此毫無關聯、對企業來說毫無用處的工作,對我來說,得到了什麼呢?

2500人民幣的工作,讓我學會職場之外的求生技能,真正的「求生」技能。讓自己暴露在物質最困乏的下限,才逼自己學習處理生活瑣事;脫離家人保護的羽翼,獨立自主,直面自己,赤裸裸地迎接下一頓飯錢從哪裡來的挑戰。在極度嚴苛的生存條件下,所培養出「面對挫折的能力」,帶領我度過日後創業失敗的艱難時刻,使我依然

勇敢、樂觀、身心健康。

1萬人民幣的廠區工作,我了解了工廠管理、物流運送、商品製程、與中國籍室友溝通的方式、深入理解了他們的本地文化。這是奠定我日後去到上海能夠快速融入本土企業、甚至管理數百位中國籍員工的重要經驗。

1.5萬人民幣的企業工作,我從原本的工廠端,移到了發放訂單給工廠的企業端,算是理解了整條產業鏈的上下游運作方式。我學習了與國外客戶相處、磨練了自己在求學時少有機會練習的英文口語能力,使我日後走訪歐美國家都不至受困於溝通障礙。

放棄了台幣7萬的工作,我得到大量與頂尖設計師一起工作的機會,我們談產業轉型、設計加值,我深刻理解傳產工廠需要什麼樣的資源、不需要什麼樣的官僚。我辦展覽、帶導覽、帶設計師出國培訓,早年培養出的獨立自主,讓我身為一群成年人的保母也游刃有餘。而這段時間的美感養成,以及學會與設計師溝通的方法,成就了我日後從事舊屋改造、經營品牌的重要能力。

—–

現在我已脫離職場四年,雖也有過創業失敗,但因為這些經驗堆疊的交互作用,讓我摸索出一條最適合自己的「非典型就業」之路,回頭看,發現所有的工作,其實都是有連貫性的。

困頓的、失敗的、不光彩的經驗,也許不會讓你爬的更高,卻能讓你把自己看得更清楚。

看清什麼是自己喜歡的、什麼不喜歡;什麼是需要的、什麼是無謂的;什麼是好兆頭、什麼是風險;什麼是表面的、什麼是真摯的;什麼樣的人只是虛張聲勢、什麼樣的人值得共事。

如果你初入職場五年,還在探索興趣與喜好,要記得,沒有一個工作是不具有意義的。每一步都會留下腳印,而每一段經歷,都會成就未來的你。

如果你已深入職場十年,卻感到停滯不前,或者厭倦生活,這時需要的,則是盤點自己。盤點自己過去經歷所學會的技能、盤點身邊累積的資源,一定可以找到線索,發現一條新的道路。

如果你想要辭掉工作,成為自由工作者、或者創業,務必至少「心態上」開始做準備,並且認真做好每一件事,讓每一段工作經歷習得的技能,都磨利成為日後脫離職場的武器。

1 thought on “深夜思堂:在辭掉工作之前,你需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