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名片以後,你是誰?

在公司上班的那十年,我不斷追求著名片上title的變化。從助理、副理、到經理,再從總監、特助、到營運長,每一次的職稱轉換,都讓自己覺得人生又往前邁進了一步,每一次的名片換新,都覺得自己的努力獲得了肯定,有了職稱的「議價權」,就等於擁有了話語權,名片是行走江湖的利劍,誰拿出的職稱越響亮,誰的武器就越鋒利,足以嚇退敵人,無往不利。

我用名片來認識我自己,有了厲害的名片,我覺得更有自信,我想我很需要這樣的包裝,讓自己那張比實際年齡更稚嫩的臉孔,能夠震攝得住對手,使人不會懷疑我的實力。直到離職創業,我把自己給自己印的新名片遞給了一位過去職場上認識的前輩,希望我們的往來不因我的離職而斷線:「我自己出來創業了,請多多指教。」他拿起名片掃了一眼:「哦,所以你已經不在XXX上班了?」對比初次接待時的熱情,忽然變得冷眼相對,意興闌珊。他沒有興趣聽我接下來說的任何事,呵欠連連,很快地假借一通電話草草結束了這次的會面。

原來不在一間大公司上班後,名片再也沒有任何意義。那個過去用名片認識自己的我,忽然變得不認識自己,脫離了組織,其實誰也不認識我,誰也對我沒有興趣。反覆端詳著手裡這張精心設計的名片,感到好諷刺,過去那些熱情、好感、積極的人際關係,都隨著離職煙消雲散,大家只在乎新接任取代我名片上職稱的人是誰,而我是誰,沒有人在乎,就只是個曾經在某某大公司任職的過往雲煙。

在職場的組織框架裡,我們需要被精確地定義自己,名片正是一個定義自己的工具,讓自己知道該做什麼,也讓別人知道如何對待。脫離組織自己創業了以後,才知道名片不再受用,別人無法再用名片衡量你,一瞬間自己也彷彿失去了重心。創業其實是失去了名片的光環以後,再重新找回自己、重新定義自己的過程。沒有人認識以後,焦點回到「把自己做的事說清楚」、「把商業邏輯想明白」,有時好像反而變得簡單又清澈。

創業初期我花了不少時間設計名片,還為名片上究竟應該給自己放上什麼職稱傷透腦筋。然而當我將名片遞出,對方開始細問我的業務內容和商業模式時,我卻支支吾吾表達不清,才發現自己本末倒置,名片職稱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是誰,想做什麼」。後來我也發現許多越是在事業上有成就的老闆,越不喜歡在名片上寫上自己的title,越是低調,他們不希望別人把焦點放在他的職稱,而是真正認識「這個人」。我不再花太多時間精心設計名片,把時間花在練習將自己想做的事說清楚,練習30秒自我介紹,練習更有效讓人記住自己的訣竅,練習用更有效率的工具與人保持聯繫。沒有了大公司名片的加持,讓我更加認識自己。脫去了制服,更加必須看清自己,這究竟是不是我擅長和喜愛的事?所做的事情從我嘴裡說出是令人興致盎然、還是連自己都覺得索然無味?把焦點從表象的虛無移開後,回到工作內容本身,漸漸地我變得更加專心,強化工作需要的專業技能,同時享受著當中的樂趣,沒有了名片的我,變得比從前有自信。

沒有了名片的你是否依然自信?有自信的人不需要華服打扮,也不需要名片的職稱來定義自己,找到讓自己有自信的事、做讓自己快樂又眼裡發光的事,才是支持自己在一門領域中長久走下去的秘密。常常見到年輕的面孔遞出看似不相稱的名片職稱,那表情與肢體卻沒有相稱的自信,也往往換職場、換名片的頻繁。如果不能讓人感受到你對工作的熱情與專業,一張名片並不能為你加分,反倒說明了不自信。

名片上的title,終究是過往雲煙,就像公司的制服,脫下制服的你再也不能代表公司,只能做自己。千萬不要耽溺於漂亮的職稱,職場上習得的技能才是能帶著走的東西,名片不能,職稱更不能。如果有一天需要脫離職場單打獨鬥,那些追隨大公司依附而來的人脈,不會因為名片跟著你走,只可能因為人品與實力跟著你走。如果有人向你請教名片,他其實只是想知道你公司多大、有沒有聽過,也代表了你的個人魅力還沒有大到足以讓對方的焦點放在自己身上,這時你需要更多的練習來表達自己,而不是名片印刷有多精美。

不要花時間追求完美的名片設計,因為如果不是背靠著大公司,再精美的名片都打動不了人,只有你的內在閃閃發光才打動得了人,名片終究是一張紙,但那不是你。不要花時間追求職稱的向上躍進,而是細細查看這份新的工作,能否為你的職業生涯增添多元與完整性,讓將來不可預期的一天如果你需要離開職場獨自打仗,可以擁有足夠鋒利而多面向的武器。循著職業技能拓展的可能性來尋找工作,不要循著職稱的變化來尋找工作,職稱令人著迷,卻不會磨亮你的劍。在明爭暗鬥的職場中,人們用名片衡量一個人的社經地位,合作關係用名片衡量誰才擁有話語權。然而卸下華服與名片,你是誰?認識自己,才是比名片職稱更重要的事。#創業#比名片更要的事#內觀#認識自己#TOD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