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是我故意的

台灣人非常喜歡問:你公司有幾個人?

在傳統價值觀裡,我們認為:上班,公司越大越好;創業,規模越大越好。

不能免俗的,回台灣至今整整3年,我還是經常被問到,關於公司規模、市場規模的問題。

我想用這本書回答這個問題。

以下是書摘:

擺在我們眼前的這些公司,有些很小,有些很大;

有些仍在成長(應該說大部分都在成長),

但有些選擇完全不成長,甚至刻意讓生意不要做太大。

這些公司的共同特徵是:他們努力讓自己成為

同行裡最好、最頂尖的,而且都有著神秘的「魔咒」。

想也知道,這麼好的公司,都有能力募集資金,

讓公司快速成長──也就是跟別的大公司一樣,

要嘛併購別的公司,要嘛開發更大的市場。

然而,他們還是搖頭,選擇「不」追求營收成長、「不」擴大市場。

因為,在他們心中,還有別的目標,比「規模大、成長快」要來得重要。

– – – – – –

這本書並不是我對於「小」之概念的啟蒙,只是已經在這條路上,時而感到心有戚焉。

有些人控制規模,理由在於他很早就走出「規模=利潤」的迷思,因而專注於精準控制利潤甜蜜點,也就是利潤最大化。

而有些人,是基於生活方式的選擇—規模小,我可以釋放更多個人自由時間,不需費心管理龐雜的公司庶務。

對我而言,兩者皆是。

我所在的行業,恰恰好是典型的「規模≠利潤」(只是大部分人供抹唇青我也就放棄治療);還很巧的,房屋改造和租客體驗是一個精細活,你越大,事情越難做好。最後是,許多人看起來規模很大,實際是因為不計風險與代價得來的。我始終認為,穩健踏實地走每一步,才能笑到最後。

我有充分的理由不做大。

而因為我不追求公司擴大,更不追求市場份額,所以可以更理智地評估個案、更理性地做出決策,聚焦於利潤最大化,同時平衡個人的時間自由。

這也是我主張自僱,別於企業經營的原因。我希望傳遞的是公司機器以外的自由人生價值。

而這樣的想法應該也適用於許多其他各行各業。

越渴望資金挹注、越急於擴張市場,越容易做出錯誤的價值判斷,而我很慶幸走到現在自己已具備判斷誘惑的能力,勇敢拒絕不合適甚至是不公義的合作案。

如果要搞一個大公司,對我而言是極其矛盾的。

因為如果要大,我就不會回來了。

而剛好,台灣很適合小而美的經營模式。

小,是我故意的(我更喜歡這本書的原名: SMALL GIANTS)。

那麼在我心中,到底有什麼別的目標,比「規模大、成長快」要來得重要呢?

那就是—擁有「時間主導權」與「價值選擇權」的「自由人生」。